中国人躲不过的甲醛,到底有多致命

发布日期:2020-03-20 11:28:50   来源 : unknown    作者 :unknown    浏览量 :1318
unknown unknown 发布日期:2020-03-20 11:28:50  
1318


前段时间,一篇讨论负离子粉的文章引爆了朋友圈[1]。

 

这篇文章里揭露了以“负离子粉”为噱头的产品具有强放射性,而有不少无知又无畏的人士上了这“夺命智商税”的当,吹嘘它拥有提高免疫力、安神醒脑、抑制老化等种种神奇的功效。

 

其中一大用途,就是把负离子粉当作净化空气、去除甲醛的神器。

 

就像非典来了要喝板蓝根,治疗癌症要放血的神奇操作,对于如何防治甲醛,又害怕又不知如何是好的中国人民,只能大开脑洞,连辐射更高、更快、更强的负离子粉都用得上,企图逃出甲醛的魔掌。

 

“买了劣质家具,甲醛才会超标”、“住了有甲醛污染的房子会得白血病”、“放绿植可以吸收甲醛”……

 

这些关于甲醛的传言,是真的吗?



中国家庭装修,逃不过甲醛




甲醛是中国家庭室内装修的主要污染物之一。

 

最新版《室内空气质量标准》规定,关闭门窗12h后,测量室内甲醛1小时的含量,浓度不应超过0.1mg/m³[2]。

 

《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》则规定,在住宅、医院、老年建筑、幼儿园、学校教室等环境中,甲醛7天内检测的均值不应超过0.08mg/m³[3]。


当你路过新翻修的商场时候,总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/ flickr


但在2010年,全国各地新装修房屋的室内环境甲醛污染检测中,全国平均新装修房甲醛超标率近70%,比5年前统计的60%还提高了不少[4]。

 

在研究人员对室内甲醛污染的调查中,情况也并不乐观。在北京、重庆、西安等多地区的调查发现,居室内甲醛超标率基本都在50%以上[5][6][7]。

 

甲醛超标率还有上升的趋势[4]。2009年的一项调研显示,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甲醛生产国,高出第二名美国一倍还多[9]。

 

这些超标的甲醛,都是哪里来的?

 

首先,跟大多数人想得差不多,家具是甲醛的重要来源。

 

家具多由人造板材组合而成,而人造板材的原料之一,胶粘剂的主要成分脲醛树脂,就能释放甲醛。


木制家具有时候都逃脱不了甲醛的存在  / sipa


虽然不是所有胶粘剂都会甲醛超标,但是不合格的产品还是很多。而且合格不合格,凭个人的经验很难判断。

 

如果你去家具店,店员会告诉你他们的产品是E0板材,零甲醛。但实际上,2017年5月1日之后关于板材已经出了新的国家标准,根本没有E0板材这个说法了。

 

有人可能会说,甲醛超标不超标,闻啊!没有刺激性味道就没问题了。

 

想得太简单了,当家具板材的甲醛释放量在5mg/m³以下的时候,我们就只能闻到轻微的气味,但这个释放量还是远远超出了国家标准[4]。

 

也就是说,闻气味只是一种虽然简单但不怎么管用的判断方式,没有刺激性味道,不代表就不存在甲醛污染。


甲醛虽然有味道,但不是所有装修味都来自甲醛 /gifphy


即使你不差钱,把家具换成价值几万块的实木家具,仍然躲不过家具里的甲醛。

 

目前,市面上的实木家具主要分为全实木家具、实木家具和实木面家具三种。哪怕是全实木家具,如果用了胶、油漆等现代制作工艺,同样也会有甲醛释放。

 

最防不胜防的是,就算家里没有装修,大白墙水泥地,还是逃不开甲醛的围攻。因为房子,本身就是甲醛污染的来源之一。

 

在房屋建造的过程中,会大量使用混凝土。而出于节省水泥、提高强度等种种目的,在拌制混凝土的过程中常常会混入各种外加剂。



其中一种外加剂叫做减水剂,在生产时如果合成工艺控制不当,就容易带有大量的游离甲醛[4]。

 

除非你不住在室内,不然真的是难逃甲醛的困扰。



比起白血病,你更该担心这些问题




2018年,阿里P7员工在长租公寓患白血病的新闻曾经刷屏,当时很多人相信,甲醛是白血病的罪魁祸首。

 

的确,甲醛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I类致癌物,即确定对人会有致癌作用。有研究也发现,甲醛暴露会增加白血病的风险[9]。

 

但甲醛超标是否会诱发白血病,其实目前医学界还没有完全统一的定论。


甲醛有致癌的危险,虽然影响力不是那么强但还是要注意


比起白血病,和甲醛超标联系更明显的癌症是鼻咽癌。甲醛气体一般从我们的口鼻入侵我们的身体,鼻咽作为第一道防线,自然死伤惨重[10]。

 

不过,甲醛致癌这点,如果不存在职业暴露,其实不是大多数人最值得担心的。

 

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发现,室内空气中甲醛的如果平均含量低于0.24mg/m³,那致癌风险基本可以忽略[11]。

 

2017年的一项研究的结论或许会让你更放心。这项研究发现,甲醛平均含量不超过1.2mg/m³时,不会增加患鼻咽癌和白血病的概率[12]。

 

这些研究给出甲醛致癌的平均限值,超过中国室内装修甲醛规定标准十几倍,要知道之前引起纠纷、被告上法庭的几间出租屋,超标远没有这么夸张。

 

对于甲醛,更需要注意的是致癌之外的危害。

 

当甲醛浓度达到0.1mg/m³时,人就会闻到异味,产生不适感;达0.5mg/m³时,会刺激眼睛,引起流泪;更高浓度,就更不用说了[13]。


关闭门窗12h后,测量室内甲醛1小时的含量,浓度不应超过0.1mg/m³ /《室内空气质量标准》


对于抵抗力较差、体质敏感的人群来说,哪怕接近了标准限值,甲醛也没那么安全。

 

比如对孩子,甲醛会降低孩子的免疫功能[14],也会增加孩子患哮喘的可能性[15]。当甲醛浓度在空气中达到0.06mg/m³时,孩子就会发生轻微气喘[16]。

 

对老人也是。有实验发现,甲醛污染对老年女性的影响最为严重[17],让本来就容易患慢性呼吸道疾病的老年人雪上加霜。

 

孕妇尤其要注意,研究发现孕期暴露在甲醛环境里,自然流产的危险度会显著增加。甚至孕前半年家庭装修或者购置家具,都可能让胎儿发生畸形的危险度升高4倍以上。


为孕妈妈挑选家居的时候是更应该注意这些健康问题的


所以,出于健康考虑,如果装修了新房,最好不要马上入住。

 

有检测显示,甲醛在装修结束后一个月内最高,超过国家标准6.51倍;半年之后仍然超标[18]。

 

即使不是新装修的房子,装修后没有超过两年的,也应该每6小时就开窗通风一次,通风时间还得在1个半小时以上[19]。



小心!去除甲醛的智商税




除了通风,面对有害的甲醛,还能怎么办?

 

为了去除甲醛,中国老百姓大开脑洞,从养盆栽植物到放橘子皮、柚子皮,从放活性炭包到喷洒负离子溶液,没有想不到,只有不敢想。

 

2019年人民网进行的“室内空气质量认知现状调查”显示,超过六成的中国家庭会使用种绿植的方式来改善室内空气质量,开门窗、使用空气净化器、放置活性炭等方式次之[20]。

 

还有作家,专门把自己买了哪些绿植去除甲醛写进了散文里,实力安利“仙人掌、仙人球、绿萝、八角金盘等”盆栽植物[21]。


2017年7月25日讯,福建福州,男主人在卧室和阳台养了不下十几盆的绿植,一方面是为了除异味,一方面也是为了装扮房间 / sipa


但养绿植这个方法,没有大多数人想象得那么好用。

 

的确,有不少研究证明,绿植能够吸收甲醛。但这里忽视了一个关键的前提条件,“在实验室条件下”。

 

在实验室条件下,绿植在空间中的占比很大;甲醛溶液会一次性挥发;规定的实验时长结束后,不会继续测量更长时间的甲醛吸收效果。

 

而在真实的居住环境中,绿植的密度远远达不到要求,室内摆满了植物,植物处理甲醛的能力也不够好。

 

以吸收能力相对较强的绿萝为例,在甲醛浓度为0.85mg/m³时,12小时内,绿萝对甲醛的去除率为一半左右,看似还行,但在6h后,绿萝对甲醛的吸收速率已经明显下降,仅为前六小时的1/8,就别提更长时间了[22]。

 

另外,真实居住环境中,甲醛的来源更长期,时间也更持久。有研究显示,人造板中的甲醛释放甚至能达到15年之久[4]。只靠绿植,是不大可能解决甲醛问题的。


如果你做不到像花店一样,处处都摆满植物的话,还是别考虑养花来除甲醛吧


活性炭也没那么好用。没错,学过化学的人都知道活性炭的确有吸附作用。但实验显示,活性炭吸附甲醛的能力十分有限,几天后就无法继续吸附甲醛[23]。

 

而活性炭本身并不具有吸收、转化甲醛的能力。也就是说,吸饱了甲醛的活性炭,甚至会成为二次污染物,向外界释放甲醛。

 

至于企图用橘子皮、柚子皮等果皮去除甲醛,就完全是异想天开了。这只是用橘子皮、柚子皮的气味掩盖住了甲醛的气味,可谓现代版“掩耳盗铃”。


这种活性炭在刚刚装修完毕的新房里总是很常见,但它不能吸多少甲醛 / 维基百科


前段时间曝出的负离子粉,倒是真的有点用[24]。

 

不过清醒点,负离子粉本身的辐射比甲醛的致癌作用来得更大。空气好好的,不会无缘无故产生负离子,想要激发负离子,得靠很强的放射性物质[25]。

 

而放射性物质,本身就是致癌物[26]。

 

之前用个电脑都要摆盆绿植防辐射,现在倒是不怕了,甚至把负离子粉制作成溶液在空气里喷洒,开展无差别攻击。


所以啊,选择一家专业的除甲醛机构,比什么都有用


         浙江九片田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、设计、生产、销售、服务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。专业专注研发生产室内空气污染治理系列产品,提供专业的室内空气污染检测治理、消毒杀菌服务,是专业的除甲醛、消毒杀菌公司。取得了全国室内环境污染治理甲级资质,并获得了ISO9001质量、ISO14001环境、OHSAS18001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证书。


       欢迎各机关、团体、企事业单位、工厂联系除甲醛、消毒杀菌业务,并欢迎朋友们购买我们的空气净化器、消毒液。联系电话:400-088-0766


本文转载自浪潮工作室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
参考文献:

[1]科创.(2019).夺命智商税:核辐射超常500倍的负离子粉保健品.

[2]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.(2003). 室内空气质量标准.

[3]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.(2013).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发布国家标准《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》局部修订的公告.

[4]宋广生. (2012). 室内环境甲醛污染防控知识问答. 中国质检出版社.

[5]俞苏蒙, 陈林, 高彦军, & 冯莉. (2016). 北京某地四栋住宅楼室内甲醛污染的调查研究. 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, 27(3), 25-27.

[6]王书敏, 丁武泉, & 李昌朋. (2010). 重庆市永川新城区室内甲醛污染调查. 环境与职业医学, (7), 441-442.

[7]李树生, 李便琴, 马肖, 张鹏, & 李磊. (2017). 西安市 2010-2015 年新装修居民室内空气污染调查与分析. 环保科技, (1), 12-16.

[8]Tang, X., Bai, Y., Duong, A., Smith, M. T., Li, L., & Zhang, L. (2009). Formaldehyde in China: Production, consumption, exposure levels, and health effects. 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, 35(8), 1210–1224. doi:10.1016/j.envint.2009.06.002 

[9]Schwilk, E., Zhang, L., Smith, M. T., Smith, A. H., & Steinmaus, C. (2010). Formaldehyde and leukemia: an updated meta-analysis and evaluation of bias. 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medicine, 52(9), 878-886.

[10]Blair, A. , Saracci, R. , Stewart, P. A. , Hayes, R. B. , & Shy, C. . (1990). Epidemiologic evidence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formaldehyde exposure and cancer.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Work, Environment & Health, 16(6), 381-393.

[11]Nielsen, G. D. , & Wolkoff, P. . (2010). Cancer effects of formaldehyde: a proposal for an indoor air guideline value. Archives of Toxicology, 84(6), 423-446.

[12]Gunnar Damgård Nielsen, Søren Thor Larsen, & Wolkoff, P. . (2017). Re-evaluation of the who (2010) formaldehyde indoor air quality guideline for cancer risk assessment. Archives of Toxicology, 91(1), 35-61.

[13]梁雪松, 殷明杰, 刘晓秋, 道书润, & 赵瑞. (2019). 室内空气甲醛污染相关问题研究进展. 中国公共卫生管理(3), 343-348.

[14]刘风云, 孙铮, & 唐小蕾. (2012). 室内装修污染对儿童免疫功能影响的调查分析. 中国预防医学杂志(3).

[15]Mcgwin, G. , Lienert, J. , & Kennedy, J. I. . (2011). Formaldehyde exposure and asthma in children: a systematic review. Ciencia & saude coletiva, 16(9), 3845-3852.

[16]石碧清, 刘湘, & 闾振华. (2007). 室内甲醛污染现状及其防治对策. 环境科学与技术(06), 55-57+60+124.

[17]杨继文. (2005). 室内空气污染物甲醛对人血液中甲醛及还原型谷胱甘肽浓度的影响.

[18]司文涛,张青碧.(2010).新装修居室空气中甲醛和苯水平及其对小鼠骨髓细胞微核率的影响.环境与职业医学, 27(03):168-170.

[19]梅宵,汤红妍,朱书法,余春秀,孙长铎.(2017).新装修住宅甲醛释放规律及控制措施探究.广州化工, 45(8):143-145.

[20]人民网.(2019).中国家庭室内空气质量认知现状调查.

[21]刘吾福.(2013).春暖花开时,pp.126.

[22]王兵,王丹,任宏洋,李永涛,刘光全,唐亮.(2015).不同植物和吸附剂对室内甲醛的去除效果[J].环境工程学报, 9(03):1343-1348.

[23]廖秋实,李苑,杨宇婷,张艳北,史春玲,秦红梅,文静,江长胜.(2011).活性炭和植物吸收对室内空气甲醛净化的影响.中国农学通报, 27(25):99-102.

[24]赵传山,李辉,熊晓敏,王姗姗,李杰华,郭兴亮.(2018).功能型负离子壁纸的制备和研究.中国造纸, 37(07):6-10.

[25]科创.(2019).一种便捷的钍盐购买途径及其争议

[26]丁洪深,程丰民,乔冕,史蕾,常明杰,王震.(2019).负离子粉及产品的放射性监测及建议.中国辐射卫生,2019,28(04):401-403.

联系我们
微信公众号
地址:杭州市滨江区东信大道66号东方通信科技园6号楼5层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资讯来源于网络及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!
留言列表
关注我们
Copyright©2019 | 版权所有:浙江九片田科技有限公司
管理网站 举报反馈 技术支持 网站统计